【乔西】白日梦#04

乔西现代大学生paro,非常平淡的日常

ooc有,还有很多虫,就当我是在扯淡好了x

01  02  03

关于大三了还能不能修基础公共课,我觉得是不行的(。

一个西撒酱独白的过渡章

 

 

 

 

最近西撒总是比闹钟早起一点,究其原因,百分之一百二都在他对门的新邻居身上。西撒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早上八点四十。

 

门外不出他预料地响起了急促且响亮的脚步声,今天大概穿的还是他最中意的那双运动鞋,毫无礼貌地踩在地板上,哒哒哒地响个不停,接下来是门重重关上的声音,和在走廊上飞快奔跑着远去的脚步声。

该死的。真该跟房东投诉一下这个没礼貌的野人,将近两米的大个子还在走廊上飞奔,也不怕踩空了。西撒翻了个身,不,还是让他踩空了摔死比较好。窗外难得有阳光,斜斜地洒在窗台上,阳光最好的地方撑着把伞,伞面上金黄色的星星图案在阳光下反射出彩色的光,落在西撒的被子上。

 

西撒掀开被子坐起来端详着那把画着金黄色星星的塑料透明伞,事实上,乔瑟夫的儿童伞确实是被他捡去了,能把一把劣质又充满年代感的伞用到大学,他想也只独有乔瑟夫一人了。出于一时好心和“身为邻居的公德心”,他下课顺手把伞丢进了自己的房间,只不过想起自己被这把伞的主人破坏了整整一周的睡眠,西撒决定再晚一点,最好等到乔瑟夫淋了一场大雨狼狈地跑回家,第二天他再不慌不忙地把伞还回去。

不知道在他毕业之前有没有这个机会。他把伞丢到角落里去,摇摇晃晃地踩着拖鞋去洗漱。

 

西撒·齐贝林,今年本科三年级,作为一个优秀的生物医学生,每周有三天雷打不动地去实验室报到,从早泡到晚,风雨无阻。工作日剩下的两天游走在教学楼之中,上专业课、公共课,做小组讨论;晚上在图书馆复习功课,周末给中学生当家教,偶尔还要去朋友组的小乐队露个脸,参加一下推不掉的Party。可以说是把大学生活过得丰富多彩,充实过了头。

与此相对,西撒几乎每天都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医学生的课向来多到令人发指,好不容易尽量避开了早课,居然还要被对门的邻居吵醒,对西撒来说真不是个好兆头。

 

那个纨绔子弟应该也不知道在翻新的老公寓里奔跑会出现多大的噪音吧。西撒一边刷牙一边想,谁知道乔瑟夫真会租这幢公寓呢。

这座公寓坐落在离学校三英里外的某条街道上,优点是街区安静,离地铁站非常近,且房租便宜,水电齐全,周围的配套措施足够满足基本生活,缺点是老公寓翻新,隔音差到令人发指,加上房东疏于打理,知道这座公寓能租的人少之又少,西撒在这儿住了两年多,住客依旧少得可怜。即使是SPW介绍的房子,西撒以为乔瑟夫多半会在看过之后就转头搬到离学校更近的地方去,或者干脆住学校的宿舍,谁知道他居然安心地住了进来。再一次让西撒觉得乔瑟夫是个神奇的家伙。

洗漱完毕,西撒把前几天换下来的衣服一股脑塞进洗衣袋里,打算带去洗衣店。

西撒是个习惯把自己打理得规整得体的人,即便这样,单身男性独居的问题也难以避免——比如饮食毫无规律也毫无营养,作息紊乱熬夜成习,以及衣服根本没时间洗,只能攒够数量全部丢进洗衣店。

窗外难得有太阳,但十月的英国吹起风来依旧阴冷潮湿。他随手从衣柜里拉出一条倒三角图案的围巾搭在脖子上,提着包和洗衣袋走出门去。

 

他把黑色的袋子丢给昏昏欲睡的洗衣店老板,预订好下午来取,转身走出门去。

 

九点零五分。

上班族如蝗虫一般过境的时间刚好结束,街上来往的人们稍微放慢了脚步,这座城市的市中心又变得宽敞了一些。不知道那个踩点出门的家伙有没有迟到呢?如果是卡兹教授的课,他大概又会被记上一笔吧。西撒踏着人行道的地砖有一搭没一搭地想,如果是瓦姆乌教授的高等数学,想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穿堂的风从老旧的建筑之间呼啸而过,从街角奔向另一条街,西撒拉紧了围巾,在风中穿行。

这是西撒•齐贝林独自一人在英国度过的第五年,他说不上讨厌伦敦,但绝对不喜欢伦敦。这儿一年四季的大部分时候都阴沉沉的,没有热那亚的阳光明媚也没有扑面而来的海风,没有遥望大洋彼岸的哥伦布雕像,没有悠闲喝茶放声大笑的老头,没有海边的日出,也没有散发着罗勒清香的青酱。

这座曾经辉煌无比,现在也正繁盛的城市,优雅地沉淀着无数的时代更迭和历史的细语,但对他来说,这是座称得上索然无味的城市,他像个异类行走在人群里,冷眼旁观。

西撒挤上地铁,自动门跟着站内广播的播报一起关紧,地铁飞驰而去。

 

不过,他大概这辈子都见不到海港的日出了吧。

 

距上课还有十分钟,西撒推开了教室的后门。必修的英国文学史在一群财经和医学专业的学生面前实在算不上什么有趣的课,学生们坐在下午一点的教室里,和睡眠神经做着殊死搏斗。

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人,在搏斗前就倒下了。

 

“起床了。乔斯达先生。”西撒用课本敲在乔瑟夫头上。乔瑟夫条件反射地从桌子上弹了起来,当机般地停滞了几秒钟,开始理自己被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西撒叹气,拉开椅子在乔瑟夫身边坐下。

教授ACDC慢条斯理地走进教室时,另一个娇小的身影踩着上课奔进了教室,拉开西撒身边的椅子坐下。

“早啊。”乔瑟夫嘲弄地凑过脸去,“今天迟到大王没有迟到,真了不起。”

丝吉Q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西撒又举起同一本课本敲打乔瑟夫,把他的脸扭向讲台,刚好对上ACDC的环视教室的眼睛。

来自墨西哥的教授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微妙表情,意味深长地看着这个坐没坐相的大个子。乔瑟夫被ACDC看得发毛——他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每个墨西哥教授都能像在人群中找到前世恋人似的一眼从整个教室的学生里把他挑出来,就好像上辈子他和这几个墨西哥人有没偿完的血仇。

“好好听课!”

“嘿!再打下去天才乔瑟夫的脑袋可要受损啦!”

乔瑟夫躲开了西撒第三次举起的课本,捂着头小声抗议。

“天才乔瑟夫,再不听课你可又要被教授盯上啦。”西撒面无表情地举起第四次课本,像悬在乔瑟夫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虎视眈眈地等着在他走神的时候刺穿他。

他只好缩了缩脖子,装模作样地翻开课本,听ACDC讲晦涩难懂的贝奥武夫屠龙。

 

原本三年级和一年级几乎是不可能坐在一起上课的,但六年制的医学院把一些全校通用的课程分别安排到了前三年,医学院的学生少得可怜,只能惨兮兮地插进一年级新生的课程里,给学弟学妹的学分保驾护航。而西撒好死不死,在第一堂课遇上了迟到大王丝吉Q和乔瑟夫,坐在了他身边仅剩的两个空位上。又因为丝吉Q心血来潮的一句“既然大家都认识,不如我们一起做小组作业吧”,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提交了小组成员名单,导致他还得为这两个不靠谱的学分保驾护航。

“别忘了下周的课题报告!”实在放心不下,西撒在下课临走前也不忘指着乔瑟夫的鼻子叮嘱他,“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好好地把你负责的那部分做完!”

“知道了知道了,你可真啰嗦。”乔瑟夫不耐烦地挥挥手,心却早就往他期盼已久的社团面试那儿飘过去。

希望他是真记住了。西撒无奈地走出教学楼,在突然起风的秋天里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喷嚏。

 

啊,不详的预感。

 

                                                 


评论
热度(24)

© 燃烧的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