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西】白日梦#03

乔西的现代大学生PARO,非常平淡的日常,几乎只是在满足自己的各种私心

OOC有

 

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终于憋出了后续,但并没有什么糖吃《《《这是情人节当天高悬的FLAG,当然最后我没有憋出后续

 

东尼奥先生是块砖,哪里需要厨师哪里搬x

 

 

 

 

牛津街正值灯火通明的时候。乔瑟夫站在数码城的电脑专柜前听推销员滔滔不绝地讲解,从配置到外观,里里外外讲得天花乱坠。乔瑟夫只听得头晕,实在懒得去计较划不划算,果断地拍板决定:“行了,哪台最贵给我哪台。”

大概是没想到能遇上这么果断的大肥羊,推销员愣了三秒,忙不迭地点头,高高兴兴地去给金主拿电脑去了。

“JOJO……”史摩基完全被乔瑟夫这种只认价格的阔气吓到了,想了半天,才把“人傻钱多”替换成委婉的说法,“你还真是……果断啊。”

“我干嘛要为了计较这点事浪费时间?”乔瑟夫填好快递的地址,坦然地提出疑问。

“……是哦。”意识到和这个人讨论省钱是毫无意义的,史摩基自觉地选择回避,“JOJO,买完就去和西撒汇合吧。”

 

史摩基和乔瑟夫沿着牛津街往回走,这个著名的购物天堂一年四季都热闹非凡,西撒站在街口,跟牛津街的地标似的一动不动,埋头看手机,手上提着一个药妆店的袋子。

乔瑟夫一眼就认出了西撒手上某著名药妆店的购物袋,随即露出了极其嫌弃的表情。

“我可不像某些人,连洗发水都只懂得去超市买。”西撒看穿了乔瑟夫的想法,扬了扬眉毛,“所以长这么大都没交过女朋友。”

“那是我不像某些人,我可不会随随便便和不喜欢的人交往。”

“嚯,没想到JOJO是个纯情派的。”西撒故作惊讶地笑,“那祝你早日找到一个不嫌弃你吊儿郎当的人。”

“虚情假意。”乔瑟夫冷哼。

 

 

西撒带着二人拐进摄政街,这些繁华且历史悠久的街道总是藏着一两个不为人知的小巷,像是所有故事的定律一样,要么住着世外高人,要么就是隐世的魔术师。所以,西撒在竖着小招牌的意大利餐厅门口停下时,乔瑟夫不出意外地撇了撇嘴。

“意大利餐厅。”他故意拉长了声音,想叫西撒听个清楚,“真无趣。”

西撒连搭理乔瑟夫的兴趣也没有了,头也不回地推门进去。

“西撒!”店长应该是西撒的熟人,笑着迎上来,“ benvenuti!今天和朋友一起来的?真难得。”

“你好,东尼奥。”西撒笑着回应,“算不上朋友吧,是两个学弟。”

藏在小巷尽头的意大利餐厅内部装潢得意外很有品味,瓦红色的墙面和天花板,挂着暖黄色的吊灯,但桌椅却只有可怜的两三张,让人很难不怀疑这家店的收入水平是否还足够维持下去。乔瑟夫在店里四处走动打量这个所谓的意大利餐厅,实在不相信这种餐厅能有什么不得了的水平。

“西撒——”乔瑟夫随手拉开椅子坐下,眼神在店长东尼奥和西撒二人之间来回扫视,“你不会是看我不爽,故意找了个什么黑店准备宰我吧?”仔细想想,他和西撒看不对眼这么久,虽然他俩绝对说不上有仇,但找个黑店宰他——说不定真有可能呢。乔瑟夫越想越当真,连西撒开门的动作都能当做他不怀好意的证明,让他差点想跳起来跟西撒打一架。

然而嫌疑人本人用极其无奈的表情回应乔瑟夫福尔摩斯,他知道乔瑟夫一向想法跳跃,没想到他的想法能这么跳跃。

“省省吧,当代福尔摩斯。”到底是什么样的思维跳跃才能一言不发地进门之后做出这种推测呢?西撒感觉自己头疼,“你这种自己探着头眼巴巴给别人送钱的肥羊有什么好宰的?还不如找几个小混混去家门口堵你呢。”

“什么?!”乔瑟夫这次真的跳起来了,像只被激怒的大型犬朝西撒挥舞着爪子,“想打架?”甚至把手伸向了自己坐的椅子,大概想的是如果开打可以顺手用这把椅子打西撒一个措手不及。而正面临砸店危机的东尼奥事不关己般笑眯眯地站在一旁,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厨艺有绝对自信,认为只要把菜塞进乔瑟夫嘴里他就能乖乖坐下吃饭,还是只要不波及他心爱的厨房,一切都好说。

……都是一群什么人啊。西撒仅剩不多的好脾气压抑住了他想一拳把这个榆木脑袋打清醒的冲动,在椅子脚离地之前冲了上去,一把将当代福尔摩斯摁在椅子上,戳着福尔摩斯的鼻子,一字一句:“给我坐下,吃饭。”

 

 

西撒一直觉得乔瑟夫是个过于乐观的人,但没想到这个人还单纯得令人费解。

在被勒令坐下后不久,东尼奥果真笑眯眯地把菜塞进了乔瑟夫的嘴里,而这个从进店开始就一副砸场子气场的大个子居然真的乖乖吃饭了——对意大利菜向来不是很感兴趣的乔瑟夫·乔斯达在用完一道前菜之后就激动地跳起来握着东尼奥的手上下摇晃,对东尼奥的手艺赞不绝口,恨不得写万字长文来歌颂东尼奥的厨艺。大概对乔瑟夫这种反应的客人也已经习以为常,东尼奥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满意笑容,用一道面点转移了乔瑟夫的注意力,朝西撒眨了眨眼睛,继续回后厨准备餐点。

——我这不就是代班家长管不听话的小孩子吗。东尼奥朝西撒示意的那个眼神突然让西撒意识到了他现在这个苦差事的真正意义,仔细想想,他现在正在做的事,带乔瑟夫逛校园,带乔瑟夫买东西,带乔瑟夫吃饭还得管他闹不闹事,简直跟他假期去做初中生的家教没什么两样。

该说是他太高估自己了还是太低估乔瑟夫,他居然就这么在LisaLisa老师面前拍拍胸脯就接了这么个头疼的差事,这么两天的折腾可比他写篇论文累多了。

“希望今天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西撒撑着头叹息。

“那你最好每天早出晚归,免得我们在楼道里都能偶遇。”乔瑟夫嚼着意大利面,口齿不清地回道。

“……你能不能吃完再说话?”西撒嫌恶地皱眉,这个人好歹算是接受过上层教育的,为什么能这么没礼仪。

“你烦不烦啊?又不是我妈。”乔瑟夫毫不在意。

 

史摩基安安静静地坐在乔瑟夫旁边用餐,虽然这么想有点缺德,这两个人每天都充满了火药味的日常对话真的蛮有趣的,简直是脱口秀级别的对骂。但本着和谐为上的原则,他还是决定转移个话题,否则这两个人真打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呃——今天天气不错啊……?”话说出口史摩基稍微有点后悔,他居然在这种擦枪走火的气氛里提出了最无聊的话题,简直是在把气氛往冰柜里推。

“史摩基,你可以换一个好一点的话题。”果不其然,乔瑟夫撇了撇嘴,“伦敦的鬼天气有什么好谈的,只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下雨,又在更不合时宜的时候停下。”

“但只有你会随随便便把伞扔在楼下,活该淋雨。”西撒讥笑。

“你怎么知道的?”西撒知道他开学典礼那天把伞丢在楼下,让他有些诧异,本以为不会有人错拿走他的伞,但他回去时,伞已经不见了,现在从西撒嘴里听说这件事,实在很意外。“你不会把我的伞拿走了吧?!”

“我对花花绿绿的儿童伞没兴趣。你大剌剌地把伞丢在公寓门口,被人拿走可怪不得别人。”西撒耸耸肩,不忘顺嘴挖苦乔瑟夫一把。

“身为邻居最基本的公德心呢?!”

“没有。”

 

“——等等,”旁观着的史摩基打断了二人一度展开的脱口秀,“邻居?”

“是啊,邻居。”乔瑟夫咬牙切齿,“SPW那个老头子,让他帮我租公寓,他居然就真的租在这家伙对门,真棒。”

“早上看你连滚带爬地跑出门也挺有趣的。”西撒露出好看的微笑,说的每个字却依旧带着刺似的,字字朝着乔瑟夫的痛点戳。

乔瑟夫被堵得没话说,白白瞪着西撒,却连半点威胁力都没有。

而史摩基却快被乔瑟夫和西撒交叠得可以被称作孽缘的巧合逗乐了,明明最不想见到对方,却时时刻刻都能碰上和对方相关的事,心里的火药都堆了几英尺高了,偏偏又找不到导火索,连引爆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看着火药越堆越高,把对方的每个恶行都牢牢地记下来,希望时机一到就点燃了把对方炸得体无完肤。

“你们说不定能成朋友呢。”史摩基内心的想法一不小心脱口而出。

“下辈子吧!”

毫无悬念,那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应他。


评论(10)
热度(28)
  1. 遥不可及燃烧的芹菜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燃烧的芹菜

© 燃烧的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