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西】白日梦#01

大学生的现pa,混杂着各种私心的脑洞,年龄差同原作,新生乔瑟夫和大三即将毕业的西撒,混有老梗的日常
第一次写JC,OOC
文笔非常的无趣,如果能入眼最好不过了
关于英国的种种描写都来源于纸上谈兵,急切地希望有大佬能帮忙捉虫【
虫太多的话就请当成假想架空英国吧【

乔瑟夫把行李箱重重地摔进房间,抓了抓头发,拿起伞跑了出去。
英国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下起雨,又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停下。乔瑟夫撑起伞的时候,困扰他的雨已经彻底停了,行人们自如地收好伞,来来去去,奔走在自己的生活轨道上。
“鬼天气。”乔瑟夫只得悻悻地收起伞,丢在公寓门口,走入人群。

乔瑟夫心不在焉地走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兴趣去好好打量这个即将束缚他三年的好地方。
西撒走在他前面,轻车熟路地转过教学楼、礼堂、图书馆的拐角,像个小说里才会有的校园名人般和每一个认识他的女生打招呼。乔瑟夫看着西撒的背影,不得不说西撒衣品过人,在这种潮湿的秋季,他把自己裹在浅色的长风衣和白色的高领毛衣里,显得他亲切且挺拔——当然亲切对乔瑟夫是没有的。白色的耳钉在伦敦并不算强烈的光线下,却刺眼得让乔瑟夫胸闷。
他不喜欢西撒·齐贝林。即使这家伙绩点优秀,人缘尤其女人缘极好,每年拿着全额奖学金,在学术研究上也小有成就,乔瑟夫还是不喜欢他。
无论如何,在乔瑟夫眼里,西撒都只是个臭屁的花花公子,号称对所有女性都认真的意大利男人,说着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的肉麻情话,却能源源不断地钓到女人。而在这个前提下,再加上那些把西撒奉为心仪对象的女生们的夸赞,乔瑟夫就更讨厌西撒了——他不得不承认西撒确实很优秀,即使他想居高临下地嘲笑西撒花花公子的那一面,都无从下手——因为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过恋情。不仅无法嘲笑西撒“居然有人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牙齿都快酸掉了”,对方还会半带嘲讽半带怜悯地问他“JOJO,到现在为止你有过女朋友吗?像你这样吊儿郎当的,想必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吧?”伴以他的咬牙切齿和对方愉悦的笑声。

认识了西撒三年,他就讨厌了西撒三年。更不幸的是,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年龄差,以及完全不同的高中学制让乔瑟夫连学术上也没什么胜过西撒的机会,就这么被西撒嘲笑到了大学。
乔瑟夫敢断言,他和西撒一起行动绝对不会有好事。

西撒·齐贝林也不喜欢乔瑟夫·乔斯达。

在他看来,乔瑟夫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富二代,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便吊儿郎当地混着日子,混到了一流的大学,不算差,但也做不到最好,与认真和努力无缘,身为英国人,却和普遍印象里的英国绅士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是个流氓。如果不是因为乔瑟夫的母亲,同时也是西撒的导师LisaLisa,他这辈子都不想跟乔瑟夫扯上关系,更别说给这个姑且算他学弟的家伙带路当向导。
西撒跟女生打招呼时余光能瞥到他身后的乔瑟夫,规规矩矩地穿着衬衫和背带裤,却吊儿郎当地在道路上闲逛,四处张望着打量这个学校,倒像是走在街上的小混混。

“喏,经济学院就在这儿,第一食堂这条路直走。”西撒在经济学院门口停下,不情不愿地给乔瑟夫讲解,“车站左转出门。”
乔瑟夫把手揣在裤兜里,拖长了声音:“真小。”
“这么有本事,你大可考到剑桥去,那儿就不小。”西撒毫不犹豫地把乔瑟夫的评价堵了回去,“看完就回家去把你的课选了。”
乔瑟夫不满地轻啧,嘀咕:“LisaLisa那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乔瑟夫一讨厌有人对他说教,二讨厌西撒,他亲妈还就把西撒叫来对他说教。
“你给我放尊重点。”西撒瞪着他,“LisaLisa老师走不开,是我要求来的。”
“那你挺闲的。”乔瑟夫嘲笑。为了恩师着想摒弃前嫌来见自己讨厌的对象,简直是可歌可泣的大爱啊。
“我不来,就只能让艾莉娜女士亲自来了。”西撒直接搬出了杀手锏,“或者你很想艾莉娜女士过来?”乔瑟夫·乔斯达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己的奶奶艾莉娜·乔斯达,每逢吵架,把奶奶搬出来总是没错的。西撒满意地看着乔瑟夫泄气似的闭了嘴,把头扭到一边去,随即朝车站方向走过去。
“走了,新生。”

乔瑟夫继续揣着手,晃晃悠悠地跟着西撒走在学院路上,心不在焉地看着来往奔走的的学生,学期初始,已经有大批大批的学生腋下夹着课件,提着装满课本的包,插着耳机快步在路上走过,从住所奔向图书馆,从图书馆奔向实验室,而他毫无紧张感地穿梭在这些人之间,站在这座学府之中,却丝毫没有自己属于这里的实感。
嗯,一定是因为他还没选课。只参加了一个开学典礼好像确实也谈不上什么参与感。他想,目前唯一的实感来自他前方那个背影。
认识了三年,他终于跟西撒·齐贝林站在了同一个标准上——当然这并不是出于什么崇拜或是憧憬,他对这个讨厌的家伙更没有任何特殊想法,不如说有的话他大概会想自杀。只不过是很恰巧,西撒读了他最想读的大学,这么说来还是这家伙更讨厌一点,让他对这个学校的期望都被冲淡了。
不过也不错啊。乔瑟夫跟着西撒一路走到了车站,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不知所云的东西,这岂不是说他有机会能压西撒一头了嘛。脑子里想的东西越来越跳跃,他甚至都想象出了学期末他拿到满绩点和奖学金,趾高气昂地跟西撒说“西撒,到目前为止你拿过满绩点吗?像你这种死脑筋,肯定是拿不到的吧?”,爽快到让他差点习惯性就买了回乔斯达邸的地铁票。
“JOJO!你在发什么呆呢,上车了。”西撒站在车厢里不耐烦地催促他,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写满了对乔瑟夫的嫌弃。
乔瑟夫赶在车门关闭的前一秒跳进车厢,西撒毫不留情地骂他笨蛋,他少见地没有回嘴,只是盯着地铁里的广告版发呆,脑子里已经从绩点畅想到了社团制霸。西撒在他旁边摸出一本随身携带的小读本,埋头看书。他瞥了一眼西撒的侧脸,是他很少看见的一本正经,眉眼都抚平了,没有对待他是一贯的傲气和冷漠,反而让他更看不惯了。

他撑着脸看着西撒,盘算着怎样才能把这个家伙踩在脚下,而地铁飞驰,朝着他即将开始的大学三年奔去。

评论
热度(24)

© 燃烧的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