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芹菜

种类:咸鱼
速度:年产
特技:挖坑不填
梦想:今年不挖坑,不吃be,不摸。

【乔西】白日梦#02

乔西的大学生现PA,非常漫长且没什么感情戏的日常



出师不顺的乔瑟夫同学和墨西哥挂王卡兹SAMA【x

虽然没什么人看不过意外地写得很开心……

 

 

乔瑟夫无精打采地坐在食堂,他点了一盘墨鱼汁烩面,黑乎乎的一团,让他想起他昨晚做的那盘菜。人生中第一次进厨房,不出所料地用两个小时做出了能丢进壁炉的燃料,最后错过饭点的他下楼去最近的快餐日料店买了一盒便当,急急忙忙吃完之后继续收拾他的房间。当然这盘黑乎乎的墨鱼烩面比他做的碳物质好吃得多,但他依旧没什么食欲。

昨天还信誓旦旦地在心里宣布要给西撒好看的乔瑟夫·乔斯达,上课第一天就遭遇了巨大的挫折——他迟到了。

 

大学第一堂微观经济学,他迟到了。

 

不不不,怎么想都不能怪他啊。乔瑟夫戳着自己的墨鱼汁烩面,把面一圈一圈地绕在餐叉上,要怪只能怪地铁太难等,还有公寓的床太难睡,害得他彻底失眠了。早上醒来时,发现只差半个小时就上课,匆忙地换好衣服拿上书奔向地铁站,刚巧目送了一班地铁离去,等到下一班地铁到站,他再冲进教室,就已经迟到十分钟了。

 

 

“乔瑟夫·乔斯达。”他回想起那个叫卡兹的教授用标准的英式英语缓缓地念出乔瑟夫的名字,阴恻恻的眼神从点名册移到乔瑟夫脸上,像是要把他刺穿似的,“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我的课上迟到的学生,更别说是开学第一堂课。”

他被卡兹盯得头皮发麻,只能站在原地,乖乖地听卡兹数落。

“很好。”卡兹冷笑,“你坐下吧。”

好个鬼哦。乔瑟夫小心翼翼地在后排坐下,那种语气明显不是很好的意思吧。

乔瑟夫很清晰地感觉到,他大概踢到大理石板了。

 

 

“什么?!卡兹教授?!”午饭时间他向好友提起自己的“英勇事迹”,坐在他对面的史摩基拔高了音量,不可置信地看着乔瑟夫,“天啊,他可是出了名的黑面教授,最讨厌的就是迟到早退,你居然敢在他的课上迟到?!”

“我哪知道第一堂课就遇上他……”乔瑟夫不满地嘀咕。

“JOJO,你选课之前不会根本没好好调查吧……”

确实没调查。乔瑟夫自顾自地吃面,想把昨天只用了二十分钟就草草选完课的自己打死。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昨天西撒指着他的额头叮嘱他的话——“不好好选课,小心期末就退学回家,像你这种人,估计是经济学院某几位教授最讨厌的类型呢”,现在想起来,卡兹应该就是“某几位”之一吧。不过他只当西撒吓他,随便打了个哈哈,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

最后乔瑟夫还是没吃完那盘面,要说课程难度他倒不是很怕,只是一想起卡兹的眼神就浑身发凉,连课都听不进去。

那个冷漠得让乔瑟夫觉得他死在卡兹面前卡兹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乔瑟夫收拾好盘子,朝食堂外走去,要不是因为毫无印象,他甚至要怀疑卡兹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喂,JOJO,你下午还有课吧?”史摩基小跑着跟上来,“晚上要一起去逛逛吗?”

“到时再说吧。我下午还有一堂高等数学,老师是叫瓦姆乌还是什么的。”他随口回答,却发现史摩基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复杂。

“……我不会又选了什么不得了的老师吧……?”

“嗯,号称数学学院最严格的教授,每堂课都会检查笔记的那种。”

乔瑟夫不说话。

“JOJO,你还真是挑着地雷踩啊。”史摩基怜悯地拍了拍乔瑟夫的手臂,“一定要好好地活下来。”

 

乔瑟夫还是如愿以偿地活到了下课,即便他的三节课上得非常痛苦。

每堂课检查课堂笔记,上课还不能走神。“别开玩笑了。”乔瑟夫小声抱怨。“这不是比中学还难过吗?”

这真是出师不利,连史摩基都知道去打听一下各个教授的情况,他居然得意忘形地就这么把自己的一学期搭进去了,太糟了,选什么不好,偏偏选到和自己相性最不好的教授类型。

 

第一天的课上得他有些烦躁,而更烦躁的是,他一脚迈出教学楼,视线直接越过朝他挥手的史摩基,落在了史摩基旁边那个人身上。

浅色风衣、高领毛衣、金色的头发和碧绿的眼睛。

 

“哎哎哎,JOJO,别走啊。”史摩基拉住朝反方向走的乔瑟夫,“是我麻烦西撒过来的。”

“我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乔瑟夫似笑非笑地看着史摩基。

“这不是昨天我找西撒问了一些选课的事嘛,西撒说今天也可以带我熟悉一下环境,啊,西撒还说,‘顺便带上JOJO也是可以的’。”史摩基不好意思地挠头,“真是麻烦西撒了。”

“不麻烦,正好我也有些想添置的东西。”西撒露出极优雅的笑,“帮助新生是应该的。”

 

史摩基和西撒的气氛好得就像多年的好友,气得乔瑟夫想跟史摩基绝交。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史摩基对学校里的教授知道得这么清楚了:“史摩基,也就是说,你找这家伙询问选课,知道了经济学院的情况,却一句话都不告诉我是吗?”

乔瑟夫兴师问罪的口气太重,史摩基赶忙摆摆手,解释:“不不不,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是JOJO你自己胸有成竹地说不用了我才没告诉你的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昨天我好心提醒你,你可是拍着胸脯说‘什么教授方式都在我JOJO的计算之内’的。”西撒接话,勾起好看的嘴角,“怎么样,今天的课程体验还开心吗?”

乔瑟夫终于想起昨天他是怎么敷衍西撒的了。他连跟西撒斗嘴的心情也没有,沉默着把头扭到一边去。

乔瑟夫的吃瘪让西撒心情大好,说真的,他其实并不是想让乔瑟夫特地去选那种出了名难过的老师,甚至想着这家伙要是谦虚一点,他也就好心好意地跟乔瑟夫交代清楚,谁让这个家伙,听他说话时满脸的敷衍都快挤成一个对话框了,还偏偏要拍着胸脯说什么“都在我JOJO的掌控之中”,他干脆就放手不管,看看这小子能选出什么名堂。

“不过你还真能挑到最难啃的肉啊。”西撒最后还是没憋住,笑了出来,“你真是个天才。”

乔瑟夫瞪着西撒不说话。

 

大概是觉得自己落井下石有点缺德,西撒好不容易憋住了笑,清了清嗓子:“放心吧,虽然难啃,但他们都是相当优秀的老师,你多努力就好。”说到最后一句又是忍不住的笑意。

乔瑟夫很清楚西撒在笑什么——让乔瑟夫·乔斯达努力,可能还不如让他去拯救地球来得容易。

“等着瞧吧。”良久之后,乔瑟夫恨恨地憋出这句话,又引得西撒一阵大笑。

“好啊,我等着瞧呢。”西撒难得笑得畅快,甚至在乔瑟夫怨恨的眼神中笑出了眼泪,最后他擦掉眼泪,接下了乔瑟夫这句宣战似的发言,恰巧赶上学院的道路上点起路灯,灯光全部落在西撒眼里和头发上,像镶金的绿宝石一样光华流转,又将反光悉数投进乔瑟夫眼里。

那光刺眼得很,像要刺伤他似的,让乔瑟夫微微眯起眼睛。

 

这家伙除了脸真是毫无优点可言了。乔瑟夫想。

 

 

这就是西撒!何等光辉灿烂!

评论(3)
热度(25)

© 燃烧的芹菜 | Powered by LOFTER